返回首页
财经CURRENT AFFAIRS
财经 / 正文
降息潮涌:全球货币政策拐点来临

  自美联储7月降息以来,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抢在卸任之前,全面重启量化宽松政策,进一步确定了全球货币政策转向的拐点来临。本周,美联储宽松政策加码——宣布降息25个基点;除此之外,阿联酋、约旦、沙特央行也纷纷降息。事实上,7月以来,采取降息举措的还包括印度、土耳其、墨西哥、俄罗斯等多家新兴经济体央行。预计未来,美联储、欧洲央行以及日本央行或将进一步实施货币宽松,而亚洲等新兴经济体也将在未来数月迎来降息的高峰,全球可谓是降息潮涌。

  然而,再宽松货币政策终究不是“万灵丹”。经过2008年金融危机后超级货币宽松“药方”,全球经济在获得复苏的同时也面临着许多问题和隐患,这些都是进一步的货币刺激所无法解决、甚至会加剧的问题。目前,国际贸易局势的不确定性以及全球经济放缓为多国货币决策者带来新的考验和挑战。仅靠货币宽松难以推动经济全面复苏,全球经济多重下行风险仍然盘踞。如何开出更好的“药方”成为全球决策者亟待破解的难题之一。

  全球经济下行风险仍然存在

  自上一轮金融危机以来,多国央行采取的降息以及扩大量化宽松举措,不仅导致本国利率已处于超低水平,还推动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居高不下,决策者货币刺激措施接近其极限。欧洲央行就是典型的例证之一。9月12日,欧洲央行利率决议会议,宣布将存款便利利率从0.4%下调至0.5%,为2016年3月以来首次降息。

  专家表示,欧洲央行此举对于破解其经济难题,可谓是杯水车薪。毕竟在长达多年的超级货币宽松之下,欧元区经济和通胀看上去,仍旧疲弱不堪。当前再宽松升级,恐怕很难出现明显“疗效”。欧元区二季度GDP环比仅增长0.2%,较一季度减半,同比也仅增长1.2%,为2014年二季度以来的低位。并且,作为欧元区主要经济动力的德国,二季度GDP环比下滑0.1个百分点,同比也下滑至2013年3月以来的新低。

  另外,欧元区生产呈现疲弱,8月制造业PMI指数仅47,为2013年以来的新低,已经连续7个月位于荣枯线以下;欧元区主要经济体除法国制造业PMI指数重回荣枯线以上外,德国、英国、意大利以及西班牙等持续位于荣枯线以下,尤其是德国更为低迷。欧元区7月零售销售环比增速由正转负,由上月的1.2%下滑至0.6%,同比也较上月下滑0.6个百分点。8月CPI同比上涨1%,远不及欧央行设定的2%通胀率目标,并且已经连续4个月低于1.5%,欧元区通胀持续低迷。

  在欧元区之外,美国方面最新数据显示,虽然8月非农就业数据稳健,但制造业PMI与消费者信心回落,其中制造业PMI自2016年以来首次跌破50的荣枯线,表明增长下行压力上升。日本8月数据进一步走弱,制造业PMI连续第2个月位于荣枯线下方。消费者和投资者信心疲弱,出口增速继续下滑,机械订单负增长。新兴市场方面,8月以来,新兴市场经济数据振荡回升,但仍处于较低水平。新兴市场货币经历了7月的企稳后,在8月大幅贬值,股市回落。如若未来全球贸易摩擦继续升级,全球贸易环境不确定性会继续增加,对新兴市场将带来更大的经济下行压力。

  再宽松深层次问题难忽视

  相关经济学家表示,宽松货币环境下形成的资产价格泡沫为经济的健康运行埋下隐患。以美国为例,2009年开始的大规模量化宽松被称为“开着直升机撒钱”,向市场注入了大量的流动性。这种流动性的增长更多地体现为商业银行在美联储的超额准备金的急剧增长。2008年6月,存款机构超额准备金余额仅为22亿美元,截至2019年7月已达1.38万亿美元,增长627倍;2008年7月至2019年7月年均增长率达65.9%。与此同时,M2年均增速仅为5.1%,商业银行信贷规模年均增速仅为3.5%,流动性并未大规模进入实体经济。资产价格的膨胀也吸收了美联储释放的大量流动性,这也是“直升机撒钱”没有造成通胀压力的主要原因。

  超级货币宽松之下的美国金融市场风险积聚,对此,美国决策者早有警觉。多年以来,包括美联储在内的多家美国机构,都曾对美股股价过高发出过警告。2019年1月的美联储例会上,在评价金融稳定性时,多位与会者对去年末金融市场波动性增加和投资者承担风险的意愿明显下降表示担忧。更为糟糕的是,美联储9月的降息,被认为是美联储被金融市场绑架、正式向金融市场投降。

  另外,量化宽松导致的贫富差距扩大也是政策制定者不得不面对的问题。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开启了长达121个月的经济复苏,但从中获益的实际上只是少部分有钱有权阶层。在低利率的宽松货币环境下,有钱人通过抵押资产和信用背书获得大量低息贷款,转而投向高收益理财产品获益,实现政策套利;而穷人由于资产不足或信用背景较差无法进行此类操作。因此,量化宽松的制造财富效应实际上是对穷人的剥夺,导致贫富差距不断扩大。美国的基尼系数持续上升,从2008年的0.47上升至2017年的0.482,1%最富有的人占据了财富总额的将近40%。

责任编辑:吴粤